安眠者

想给喜欢的cp产粮,因为太懒而放弃
我爱朱老师,他是我的大宝贝

无题

一点下午的灵感(有比较多的我对相良肤浅的理解)时常烂尾

ooc警告,语言组织乱七八糟的,cp是片桐和相良,本人写感情就是个废(平时也废)

视角相良,有几笔的伊藤和京子和一两笔的三桥和理子


相良猛没想过还有人会来把这么狼狈的他带走,更没想到来的人是片桐智司——他没奢求过片桐智司会原谅自己,也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但他确实来了。

然而并没有什么惊涛骇浪在相良猛心中翻涌,他非常平静,既不惊讶片桐智司的到来,也不担心他会落井下石报复自己。他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,狼狈地躺在满是尘灰的地上,神情又无奈疲惫又显得很不甘心,而面对片桐智司,他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,所以他十分理所当然的说出了“你小子竟然背叛我”...

韩信记得,他们策马同游,共赏那锦绣江山时,刘邦眼里有一半装尽天下美好,剩下一半盛满了他的身影。
后来朝堂之上,他遥遥望见那帝王眼里装满了群臣,他只有三分之一。
再后来,他离宫前,他前去送别,刘邦是笑着的,但他看不透他眼里装了什么了,只是再没有了他的一席之地。
他想了想,那大概是天下与猜忌吧。
想着,他踏进了长乐宫。

两个幼稚鬼

百里守约双手相握做枪状,指尖抵在铠温热的心口上。
他仰起头弯了眼,冲他一笑,嘴唇张合,低喊一声:“boom!”
幼稚。
也可爱。
于是铠也报以一个笑,捂住心口,就像被子弹打中一样向后倒下,摔倒在床上。
百里守约看到已被命中的目标倒下,收起了他的“枪”,得意地朝着枪口吹了口气。一会儿又意识到自己幼稚,笑着摇了摇头,伸手去拉铠,口中笑道:“多大个人了,还跟我一样幼稚。”
铠看了他一眼,坐起,作出一副严肃的模样,十分认真地答道:“一点也不幼稚。”
这个百发百中的射手早就命中了他的心脏。
谁都知道。

瞎写

cp羽虞邦信白嬴备香双兰铠约酒鱼
瞎写瞎说,没有文笔,短,一句话
雷者慎入

#羽虞#
那一日入眼红却非佳人起舞时的美好,是他虞姬飞溅的血液。

#邦信#
韩信此人,可谓痴情,只可惜他爱的那人是帝王,最后穿心而死又怪得了谁呢?

#白嬴#
怪物,利剑,将军,不管什么身份,他都是阿政的。

#备香#
大小姐想了想,觉得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事,就是嫁给了刘玄德那个笨蛋吧。

#双兰#
她有一腔豪情尽献长城,却也有一脉柔情独属于他。

#铠约#
大概最幸福的,莫过于战场厮杀后吃一碗爱人做的面,然后相视一笑等待下一个明天。

#酒鱼#
稷下的贤者生来好看,鎏金的眸子里装尽剑仙潇洒的身影。

仙乐太子又出门捡破烂去了,一边捡,一边等,盼着红衣的鬼王什么时候能回来。
大概这天终于是有了点怜悯之心,看这好歹做过神仙风光无限的人可怜,于是送了点礼物给他。
然后呢,捡破烂捡到了个鬼王,带回满天神佛屈居的小棚里。
然后啊。
就没有然后了。

野区一线牵

他依稀记得,初见时,正是少年。

那穿梭于野区草丛中矫健的身影,那身旁流动的光波,还有风过时,抖动的狼耳,与在他锐利的目光注视下,自己身后炸开的血花。

当真是百发百中的狙击手。

那双眼中在瞬间划过的狠厉,在敌人倒下后,平息,倒映出银蓝的自己。

于是他嘴角微微上扬,眸子里泛起笑意。

他道:


“我拿buff,谢谢。”

关于李泽言的能力

刚入恋与坑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
如果周棋洛正在开演唱会
李泽言有事不得不把时间暂停
然后周棋洛高音飙到一半,底下的人突然不动了
等李泽言过了n久之后再让时间流逝,
周棋洛还能接得上去吗??
他总不能一直飙的吧???

这一更的天官……很出戏……

想象一下,风师娘娘喊了一声老谢,前方那白衣道人闻言缓缓转过身来,一头青丝随之飘动,面对着无数恶灵时那冷峻的神情,臂绕白绫,远看竟似是天上神。

再待近看……

那白衣道人手捧一本英语书,见了我,一蹙眉,面色冷峻,厉声问道:“范文背了吗?!”

请自动脑补一张拥有高颧骨并且颧骨突出,三角的眼睛,略厚的嘴唇的脸:)

我们对班主任的爱称是老谢:)

看到娘娘叫怜怜老谢我的第一反应是老班

不怂的老谢不玩LOFTER吸吸

瞎bb

其实
花城命鬼市中的鬼扎了三千零一盏灯
然而他发现给殿下的只有三千盏
因为贺玄偷了一盏
放给师青玄了

关于旺仔牛奶那个广告……

不会改图特别难受

哭会儿

ooc注意,场景请自行脑补

恋与坑有毒


广播:请注意!非洲影视公司,非酋制作人!华锐总裁拿了八张黑卡要给你。

许&白&周&群众:哇哦——李怼怼(老傻逼)还是那么爱你——

你(感动得满脸泪花):老傻逼怼怼——我——爱——你——

李泽言沉默三秒。

李泽言收回了黑卡。

李泽言三连:白痴,幼稚,大惊小怪。


李泽言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八张ssr卡

你已切断了李泽言的抛投技能ss……嗯??什么玩意??

身在无间,心怎能在桃源

身在无间,谁能心在桃源

身在无间,心便再无桃源

没标题的bb

黑水沉舟,青灯夜游,白衣祸世,血雨探花

黑水沉舟贺玄,本该为神官,被换命

青灯夜游戚容,骄纵的小镜王,本也该是一世无忧当他的王爷,哪料仙乐国破

白衣祸世谢怜,本以为祸世的该是白无相,却没想到是众叛亲离的太子殿下,不再心怀天下苍生的那个太子殿下

血雨探花花城,生追随他的殿下,死后依然如此,无能为力的绝望与痛苦过后,苦等八百年,等他的殿下。

从花冠武神到百剑穿心

上天庭有一美谈,太子悦神。

那仙乐太子飞升时好大阵仗,谁人不晓他花冠武神之名?

一手执剑,一手拈花,多美好。

若他不曾心怀天下,若他不愿拯救苍生,若他从未一意孤行。

怎提后来?

后来,白衣的鬼王出山祸世,永安大旱,人面瘟疫倾倒了太平盛世,倾倒了武神权威。

金身破碎仙乐天倒,城楼上竖起了永安旗。

也是讽刺。

本高高在上的天神沦为庶民,雕出跪地石像千人踩万人踏,美名其曰为他积德。

终究得落得众叛亲离。

怨他往日清高者争相讽刺,嘲他弄他,悲喜面久不曾见,似惑他,似辱他。

往昔供奉自己的太子殿内,他一袭白道袍着身,仙风道骨,哪料人心难测,一把剑,数十百,捅得他身体千疮百孔,不成人...

“吴邪哥哥,当初说好的娶·我·呢?”——来自大明湖畔的解雨荷客户端

百里守约发现铠最近长胖了,为了男友的健康,他决定控制铠的饮食。

然而他发现铠的体重似乎依然在增加。

就很迷。

直到有一天他因为忘带书本而去隔壁班找铠借书时,发现他们的课程表上赫然印着一节“美食课”。

百里守约选择沉默。

他似乎找到了男友一直长胖的原因。


【刚看到隔壁班课程表上的美食课我的内心是绝望的】

【当然那只是美术课而已】

刘邦觉得冬日一夜欢爱后,唯一美中不足而且略微有些惊悚的,就是韩信次日起时满身青紫披头散发,然后因为静电仿佛磁悬浮一般飘啊飘的那头长发。


静电你好静电再见

他是世人的清风明月,却注定独不是你薛洋一人的星尘。

首先先让我们为被抢了热度的白衣少年开挂重生还加了buff的白无相同学默哀0.001秒

然后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一百七十七章,八百年,终于……

结果花怂还是不能算表白【气】

今天是个好日子,我的快递到了花怜有情人终成眷侣了

可喜可贺

做饭好吃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

一个短小的脑洞,源于今天重温的一篇漫画

没搞懂时间线,bug别介

一句话强行铠约,ooc都是我的锅


当今圣上念长城守卫军护国有功,特命人请他们入京领赏,设宴为五人接风洗尘。

宴中,来自西方的剑士,铠,随口提了一句有点想吃百里守约在长城时做的一碗面,引起了话题。百里玄策在一旁叽叽喳喳地对百里守约唠叨着想吃的东西,花木兰也说了句想喝百里守约煮的粥了,就连苏烈也点了点头,以示赞同。

圣上仿佛看着自家的熊孩子们一般,满脸慈爱,大手一挥,道:“御厨!按着去做!”

话音刚落,就见一直安静的百里守约条件反射般“嗖”的站起来,转身就朝膳房奔去。在不明所以的宫中的众人一脸懵逼时,花木兰也站起来一...

【伪·冰九】

其实沈清秋偶尔也护过短,虽然更多的还是好面子,以及话不那么好听。

那次洛冰河被百战峰的某些好战分子约出去打了一架,他初入仙门,资质与灵力都还比不过人,被揍了一顿。

本以为沈清秋知晓了会将他大骂一通,说他丢了清净峰的脸面,然后再让他跪倒柴房中去反省。

可他竟然没有这么做。

他领着洛冰河上了百战峰,揪出了那几个弟子,先打了一顿,算作“惩戒”,又骂出了柳清歌让几人给洛冰河赔礼道歉。座下弟子先犯的事儿,柳清歌理亏,竖眉斥责那几人,吓得他们腿不住地抖,赶投胎似的争着道歉。洛冰河这是难得几次没被沈清秋叫小畜生,还被喊着大名让人给自己赔礼道歉。

到后来沈清秋觉得差不多了,倒没得寸进尺,走前故作高冷...

不会画画的难受极了🙃
占个tag
啊感谢滤镜虽然没什么卵用

随手码的羽虞

背景故事历史混搭bug很多

不要在意细节


寒风簌簌,落了霜雪的虞美人摇曳风中,那花中孤魂遥望江东对岸,眼睑微垂。

遍野的红花早已凋尽,唯有这朵染了血的虞美人孤零零盛开于银装素裹的大地之上,作那雪域之间一点落红。

她从何处而来?

已是难忆起,唯记遍地殷红,她颈间溅血,与长剑应声而落,眼前黑暗,再睁眼项王人头落地,那汉王笑意张狂,那韩信神色漠然,抹去枪上污血,还有……还有张良,她的师兄,她看见他合上手中书页,轻叹一口气,唇齿微动,说得似是执迷不悟。

心中恨意如何滔天,也伤不了已是注定为王的大汉半分。

谁让她的霸王,败了呢?

再闭眼,竟是长眠千年,睁眼时已非身处往昔江东。

霸王...

睡前故事

阿邦讲的睡前小故事

“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仓鼠阿邦,修炼成精了。”
“他碰上一条小白龙,和小白龙交了朋友,玩得特别happy。”
“后来他就死了。”
“然后转世为人,名字也叫阿邦,记忆很神奇的还在,他捡到一个红发将军,和当初的小白龙长得一样。”
“他给他打江山帮他当了皇帝。”
“可能是因为转世为人了的缘故,他野心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猜忌那个红发将军,就用了个谋反的借口由着属下把他杀了。”
“然后过了一年他又死了。”
“这次转世成了个圣骑,名字还是阿邦,记忆也是神奇的还在。”
“然后他发现自己教廷里的特使和当初的小白龙,小将军也长得一样,就很开心,想继续跟他玩。”
“然后他堕落成了个吸血鬼,名字终于换了,叫德古拉。...

为吃钟情,人家破灭刀锋的脑子……

特别短,几段完结

散修铠×狼妖约设定,ooc可能非常严重

然而我并不是很懂修仙设定,有误处还望见谅


        百里守约有一个弟弟,叫百里玄策,因为叛逆期到了,闲得发慌,就随便占了个山称王,平时以抢抢过路道士修士的财物为乐。这便引起了众怒,被打劫过的几个小门派修士觉得丢了脸面,便夸大其词,哄着自己门派里的几人纠集起来,要杀上山讨伐这“魔头”。但人多显然也没什么用处,上来一波人便给小魔头打下去一波,还被一群小妖指着鼻子嘲笑,一时间这些个小门派都对“百里”二字异常敏感,对百里玄策更是人人喊打。...

“阿铠,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我喜欢你?”
铠一愣,未答话。
百里守约心中一空,失落起来,勉强笑着圆过去:“哈哈,开个玩笑,吓到了?”
正准备起身上厨房准备晚膳,却忽然见铠摇摇头,开了口。
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我也喜欢你?”

女人小孩

兰菖,胎灵

灵文,奇英【奇英:mmp】

谢怜,花城【???】


兰菖&灵文: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


小二说的女人带孩子怕不是这两组之一

不给糖就捣蛋

“不给糖就捣蛋!”

黑猫气势汹汹地冲阴阳师叫道。

阴阳师瞥了他一眼,摩挲着手中的符纸,不语。

“看……看什么看!没听见我说的吗!”黑猫似乎有些心虚,又色厉内荏地叫起来。“不给糖就捣蛋,要蛋还是要糖自己想清楚!”

阴阳师终于给他了个面子,有了些反应。他双手环胸,微微眯起了双眼,打量了一阵叫嚣的小黑猫,开口道:“元芳——”

话音未落,黑猫扑通一声坐在地上,瑟瑟发抖,双手举起他的南瓜篮子。

“狄大人我错了。”

阴阳师好心情地伸手从篮子中取来一颗糖,剥了糖纸,正欲入口,想了想却又将糖果赛入黑猫嘴里,自己另剥了根棒棒糖叼着。

唔……挺甜的。

守约我跟你说吃货不能宠

cp:主铠约,双兰有

日常欺负玄策【没有】

然后今天突然良心发现给他小小的奖励

铠是个歪果仁呀


玄策很委屈,表示丑铠是个辣鸡。

又抢他哥哥又抢他肉,还让他天天吃草。

仿佛被人虐待了的少年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站在长城的高墙上,对苍天吼出了他的不满。

“丑铠辣鸡!!!!!”

据说他这一举动得到了长城守卫军的数人支持。

比如本来应该对他吵醒自己而让他跑圈圈的花姐。

连老正经的苏烈也严肃的点头附和。

长城之外的高长恭闻言也不经对他露出赞赏的表情。

“对对对,整就一吃货,队里都是给他吃穷的。”

“啊还仗着守约宠他开小灶。”

“哥哥你不能再这样了!都是给你惯出来的...

五年守白骨

十三年问灵

八百年苦等

只叹何为痴情

终不负相思

天官赐刀各股跌停

黑青跌停

地风跌停

水风跌停

双玄怕是也得跌停

天官赐刀全是禁忌

再也不在秀秀文里啃副cp了

哭死

1 2 3 ————
©安眠者 | Powered by LOFTER